台南丹祿 Pious Prayer

  在這個冰冷而疏離的現代,求物不如求心,自助才得神助。 我們相信,當人們走進廟宇,真正該祈求的不是物質的豐足, 而是樸實真誠的本心。 寺廟與府城 台南的寺廟串連著整個台灣歷史的動脈 宮廟,是屬於東方城市的史詩。在歷史的巨大洪流中,信仰一直都是台灣先民政治、文化、生活的發散核心。那些寺、庵、詞、殿,從開基、興盛到傾頹都對映著壯麗的大時代。 台南的寺廟串連著整個台灣近代歷史的動脈,我們選擇寺廟來作為設計發展的立基點,是源自於一種虔敬,關於堆砌在石刻與香火之中那動人心魄的過往。 三座廟宇,三個神靈 從信仰到生活 本計畫選了三座台南威靈顯赫的信仰中心來發展我們的設計概念,將生活精神融入產品設計,包裝取其寺廟之型、產品取其神祇之義,將台南固有文化色彩與生活結合,鎔鑄出全新的風貌。   全台首學,台南孔廟 天圓地方,孔子功德澤被八宇 台南孔廟是台灣第一史蹟, 由明鄭大將陳永華始建,作為全台首學,同時也是台灣第一次行祭孔大典的地點, 孔廟的圍牆瓦色皆為紅色,象徵周朝魯國最高貴的紅色。     延平郡王祠 賜國姓,創基業於山窮水盡,淬礪孤忠 鄭成功為台南代表性之英雄,清大臣沈葆楨為激起百姓的大義情感,將其「開山王廟」改建為「延平郡王祠」紀念鄭成功,希望藉此帶動民心,一同抵禦外侮。     神威定海大天后宮 原為明代寧靖王府邸,清代改建為廟宇, 是台灣重要的象徵。諸多歷史大事如:清廷攻克台灣、朱一貴革命…都是以大天后宮為舞台,也是唯一列入官方春秋祀典的重要媽祖廟。
2019-11-13
鋼筆用法教學:學會鋼筆握法,練就一手質感美字

鋼筆使用教學│練就一手質感美字,用法、握法、拿法你不能不知

透過一筆一畫間的筆觸,手寫字往往能傳遞書寫者真摯的情感。對於想要寫出質感美字的朋友們,鋼筆是相當好的首選,但鋼筆用法有什麼訣竅?我們為大家整理出「鋼筆使用教學」,包括鋼筆握法、寫法、拿法、鋼筆練習方式等等,希望能幫助剛接觸鋼筆的朋友們了解鋼筆怎麼用,快速掌握鋼筆的使用訣竅。   (圖片來源:曄夜寫字) 鋼筆怎麼用? 鋼筆在重量、握筆手感、下筆觸感等都與一般的筆有所差異,因此在練習上必須特別注意以下幾項鋼筆書寫重點。以下為您介紹標準的鋼筆用法: 鋼筆握法教學—標準握法 1.鋼筆標準握法為食指、中指、拇指輕握筆尖上方約5公分的握位,並將筆桿靠在中指的第一關節的內側,筆桿自然地倚在虎口處。 2.筆尖有刻紋處朝上、筆舌朝下,筆尖以45度角接觸紙張表面。每個人的握筆習慣不同,可以依據自己的順手程度調整握法。 延伸閱讀:鋼筆吸墨器如何使用?5步驟鋼筆墨水填充教學,為鋼筆注入靈魂   鋼筆書寫施力技巧—筆尖輕碰紙張 初學者在剛接觸、不了解鋼筆怎麼用時,容易施力過度,導致書寫時卡卡的,出現刮紙感,甚至損壞筆尖。這是因為習慣了原子筆的使用方式,誤以為鋼筆也必須施力才能寫出字跡。但鋼筆的出墨原理是利用紙張的毛細作用,將墨水從筆尖導引而出,因此筆尖只需要輕輕碰觸紙張,管中的墨水就會流出。 鋼筆練習技巧—臨摹字帖,熟能生巧   對於初次接觸鋼筆的朋友們來說,剛開始練習一定會有許多不習慣的地方。但其實只要每天花半小時,靜下心來好好練字,在練習的過程中,逐漸找到自己習慣的書寫方式,鋼筆書寫就能夠熟能生巧。臨摹字帖也是一個很好的練習方式,上網下載中英文字帖,或是買本練字本,不但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字型風格,時常使用鋼筆也能夠確保鋼筆內的筆墨不易風乾造成堵塞,延長鋼筆的壽命。 寫字練習沒方向?請參考:手寫字教學|4種熱門療癒手寫字體搭配生活應用,寫進心坎的溫暖文字 寫字練習沒方向?請參考:如何練字:葉曄老師教你如何開始練字3步驟及2個寫字練習方法     鋼筆保養方式—日常清潔,延長壽命 鋼筆的構造精密,若沒有妥善的使用可能導致鋼筆毀損,因此日常保養對鋼筆而言十分重要。鋼筆最害怕的就是墨水乾掉後阻塞在筆尖中,使得筆尖出墨不順。對此只要大家養成以下幾個好習慣,就可以為鋼筆做好日常保養: 1.【定期清潔鋼筆】:經常使用並且定期清潔鋼筆,通常1~3個月清潔一次即可,避免墨水乾燥堵塞。 2.【隨手蓋上筆蓋】:由於鋼筆使用的是水性的墨水,因此鋼筆不使用時,務必要將筆蓋蓋起來,防止墨水蒸發或乾掉堵塞。 3.【棉布擦拭鋼筆】:鋼筆的表面容易氧化,定期用棉布擦拭筆身,有助於鋼筆外觀的保存。   鋼筆入門推薦 鋼筆的種類百百種,價位從幾百到幾萬都有,身為初學者,擔心大筆花費卻買到不適合自己的筆, 那就試試台灣文具品牌物外YSTUDIO以下專為初學者設計的鋼筆吧!   物外YSTUDIO經典核心系列隨身鋼筆 這款經典核心系列隨身鋼筆與便利的現代生活巧妙結合,無論是帶在身上還是吊掛在背包,都可以隨時開蓋寫字。鋼筆筆身由實心黃銅切削而成,外覆霧黑烤漆,六條邊角細細研磨出閃耀的黃銅金邊,黑色筆身藏著金色光芒,是露銅鋼筆的美妙之處。採用知名的德國Schmidt鋼筆尖,內部配備Schmidt吸墨器可以填充墨水,書寫感受穩定而滑順,無論是書寫信件、筆記或是簽名,都是一種享受。   對於鋼筆怎麼用有疑惑的你,看完以上介紹後,是否了解鋼筆用法了呢?現代社會雖然科技發展非常進步,但是利用手寫更能夠真切地傳遞人與人之間的情感,讓物外YSTUDIO與您一起享受書寫、感受文字的重量與手寫的溫度。   延伸閱讀: 有紀念價值的禮物怎麼挑?生日禮物推薦&3個超加分送禮小巧思 職場送禮指南:送主管禮物怎麼挑?3大原則幫你送禮送到心坎裡  
2019-11-13

專訪品墨創辦人─王慶富│寄出一封給阿嬤的信,以書寫喚回文字中的情感

泛黃的信紙、青澀的對白、被歲月沖淡的字跡,還記得最後一次提筆寫信是什麼時候呢?也許信中的內容都是些無關緊要的瑣事,但那份簡單想訴說給對方的心意,及期盼收信時的緊張感,似乎成了最捨不得丟失的寶貴記憶。   「起初因工作的緣故,逐漸意識到紙張對人們的重要性。」 王慶富於2009年創立了品墨良行。回憶起還是學生時期的自己,與同儕間相較,其他人的作品集都已數位化,只有自己還是全手工製作。雖是調侃自己,卻不難看出他對於手作的堅持及態度。到了出社會後,從事平面設計,提案時,多是實際輸出成紙本,希望客戶能感受拿到實體的手感,因此紙材的挑選,對他來說是極為重要的一環,便以自身為出發點,開設了紙的材料室——品墨良行。   透過100張手寫卡片,只為傳遞一份真心 當兵時在放射科,時常能接觸到各種稀罕物件,其中,最讓他感到著迷的莫過於放置X光片的牛皮紙,其特殊的質地,甚至是讓他在連續兩年的聖誕節,利用牛皮紙手寫一百張卡片,並針對每個人不同的感覺去撰寫屬於他們的卡片,這樣瘋狂的過往,似乎也更讓他能反覆思考並描繪出與對方的情感。直到現在,當他想與人做真正的問候時,他還是會選擇手寫,因在書寫的過程中,一筆一畫之間,相較於電腦快速的打完一封信,手寫似乎更能堆疊無法言喻的溫度,即便是在工作上使用格式統一的信件,他還是會習慣在信中附上一個親筆簽名,除了展現出自身的獨特性外,更在這冰冷的螢幕下,增添了一絲人情味。     一封寫給阿嬤的信,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 在他手寫信的經驗中,印象最深的便是他長期協助,由偏鄉孩童所組成的「親愛愛樂」樂團中,一名由阿嬤獨自扶養長大的小孩,因在樂團的幫助下,這個孩子也發行了他人生中第一張鋼琴專輯。因深受祖孫故事感動,王慶富決定提筆寫一封信給這位阿嬤,並將對阿嬤的感激之情,都投注在幫這位孩子設計的包裝。若不是因他們,也不會培育出這麼好的孩子,而專輯裡頭所夾藏的一封信,就像是在傾訴一些沒和自己母親說完的話,讓購買這張專輯的每個人都可以寫一封信給她。 而這段經歷成了他念念不忘的記憶,原本想提供一份溫暖,反而自己收穫了創作的養分與靈感。   身為設計師的王慶富對於紙張的敏銳度,也同樣講究在書寫時的手感。習慣使用一般原子筆來創作的他,因有了墨水的灌注,讓他更能將所有的想法都傾注於筆畫之間,而「物外設計」中這支隨行筆,作工精細而堅實,加上隨身攜帶的俐落外觀,滑順的書寫筆感,不僅能滿足於時常奔波的自己,又不受限於任何場域的限制,讓他更能自由的創作。   在什麼都講求快速的現在,社群網絡雖帶來了便利,卻也造成了人與人之間關係的疏離,隨著手寫文字逐漸被數位所取代,一封手寫卡片,或許在這時代更顯得誠摯、無可替代。致力於連結昔日記憶與現代生活的物外設計,希望透過手寫的情意,重新喚回人們對文字的記憶;透過書寫的過程,感受文字所乘載的重量。     》關於王慶富   1975年生,台灣設計師。2002年設立品墨設計工作室,2011年整合設立「品墨良行」以紙為主題,結合材質美感、體驗手工創作,期望讓設計更符合民生、往生活靠近。 2014年以《晒日子》榮獲亞州最具影響力設計全場大獎,並2011, 2013, 2014獲得書籍裝幀金蝶獎金獎及榮譽奬。
2019-11-11

專訪雜學校創辦人─蘇仰志│策展就如同手寫情書,想打動人心就必須先懂得說故事

  「我的字超好看的。」突如其來的一句話,引來眾人的爆笑圍剿,畢竟很少人在初次見面,便很有自信地宣稱自己的字跡很美。 戴著黑框眼鏡、下巴留著一圈招牌鬍鬚,雜學校校長蘇仰志咧嘴笑著,一邊不服氣地拿起桌上的鋼珠筆,想用行動向我們證明。 寫了一行字他有點不滿意,又認真地再寫了一次,果然,字很美。     說到字美,他開始自曝很會寫情書的過往。虧自己小時候就胖,幸好字跡好看,國小四年級時就會傳紙條給班上喜歡的女生,而且無往不利。他開始傳授情書秘訣: 「寫情書就像是說故事,不能劈頭就說我很喜歡你,要有鋪陳、起承轉合,才會被感動。」 「這就很像策展,把嚴肅的議題,用有趣的溝通方式傳達,其實雜學校展的概念也是這樣來的。」 原來策展和寫情書一樣,透過文字,說上一則好聽的故事,就能打動人心。       雖然現在不用再寫情書,他仍舊習慣用自己喜歡的筆,記下待辦事項、隨想靈感,也會親自寫卡片給重要的人。 寄給對方的感謝卡、邀請卡,蘇仰志都會字字斟酌、親筆書寫,對他來說手寫的意義,很有份量與價值。 「同理心吧,如果是自己收到手寫的卡片,就一定不會輕易丟掉。」 因為珍惜,他將過去至今所有重要的信都細細收藏起來,偶爾重新翻開,就會帶著自己回到當時的心情。   「這是有生以來爸爸寫給我的第一封信,很開心也很害羞。」 如同典型的東方父子,蘇仰志和父親之間,很少有機會面對面表達關心,或許因為心疼兒子當兵的辛苦煎熬, 透過書寫,讓從來不曾說出口的情感好好地表露。 這一封信,蘇爸爸寫了整整四頁的信紙,工整的鋼筆字跡,一字一句是對兒子滿滿的關愛。 「父親從來沒有跟我講過那麼多話,熱淚盈眶的看完後,才明白父親真的很關心我。」   自己有了小孩後,蘇仰志更珍惜與兒子的相處,亦進而開啟他對教育的深刻思考。 四年前創立雜學校,蘇仰志就是希望跳脫制式思維,用好玩的方式實踐對教育的想像。所以即便是「學寫字」,他都可以找到好玩的方式。他將書房四周貼滿白報紙,和兒子一起脫光衣服,用身體寫字、作畫,「因為我希望書寫是多元的,身體、各種物品都可以當作寫字的工具,就像是雜學的概念,就是用各種探索,打開想像。」   「文字不只是文字,更乘載著文化。」 蘇仰志認為,就像是物外設計所強調「文字的重量」,寫字不僅是溝通工具,同時也訴說執筆之人書寫當下的思緒與情感。這種細膩的感受,也反映在他對筆的重視。 「我很注重筆尖接觸到紙時的重量感與流暢度。」 而物外的平衡系列,結合黃銅內管於筆身,讓握筆的重量恰如其分,書寫時也更具沉穩感。他也經常送筆作為禮物,希望在這越來越少人提筆書寫的時代,還能透過一只雋永的黃銅筆,繼續傳遞文字的價值,好好感受生活的細節與溫度。     剛剛結束熱騰騰、首次舉辦的「雜學青」展,蘇仰志的感想是有點瘋狂、但很好玩,不過也承認距離理想值還有一段差距,「但就是一次嘗試,不去做,又怎麼知道結果會怎樣?」勇於追求信念,是雜學校的精神,也是物外設計對於書寫的堅持。 不要去想未來,努力當下就好,勇敢追尋自我的價值,就能發現生活本身最有趣的地方。   》關於蘇仰志 有點胖有點幽默,創業六次失敗依然堅持做夢的斜槓大叔, 江湖人稱地瓜校長,因為創立了一所不太乖的全民學校-「雜學校」。  學習狂熱份子,擅長登高一呼, 然後勇敢行動實踐系統以外的各種創新。 篤信可以用藝術解決社會問題, 創造最大化的社會影響力進而推動變革。 長期投身文化經濟、教育創新,社會設計、品牌行銷等相關策展與跨域整合。
2019-11-11

專訪究方社創辦人─方序中│手寫凝結時間與情感,微微凸起的筆跡是生活的溫度

  中午氣溫狂飆,烈焰的空氣不到兩個小時就被午後的低氣壓籠罩,原本綠意盎然的社區街巷,也抹上低彩度、有些老味道的灰。敲敲工作室一樓大門,音樂從門口流洩,幾位設計師正默默地和電腦螢幕奮戰,這是究方社的工作日常。 剛結束上段採訪,設計師方序中看起來有些忙碌,在空檔之間,他抽空看了其他人的工作進度,叮嚀幾句,然後坐下來喝口水,又恢復他那不緩不急的節奏,立刻進入採訪狀態。   說話慢條斯理,習慣細細思考,對於物品,喜歡舊的、有故事的、有觸感的,方序中的生活與創作,離不開時間和溫度。 不喜歡追求便利新穎,腳踏車、筆套、文具,他的身邊都是扎實、沉穩、用了好多年的物品。 「我有很多筆記本,好幾本都已經用到快解體、沒有空白處可寫,但我還是會找角落繼續寫。」習慣拿起筆記下想法靈感,畫圖、畫線、或做出聯想樹狀圖,每本筆記本都畫滿自己一路創作的過程。 「舊的東西對我有種安全感,就像書寫一樣。」那是熟悉、是專屬自己,如同用了很久的皮革,擁有獨一無二的質地。     翻找書寫記憶,他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畫面,是當兵時用的白底紅線信紙。 「我這個年紀,當兵應該是最直接碰觸到寫字這件事的時候。」在沒有手機的年代,當兵就像囚禁在一座與世隔絕的孤島,和外界唯一的通訊就是書信。他會到福利社買一本白底紅線的中式信紙,寫下日常瑣事,不忘告訴家人「一切安好」,而家人的書信,也是枯燥壓抑的軍旅生涯中唯一的撫慰。   第二個關於書寫的畫面,則是外公外婆家的酒櫃。方序中與家人感情深厚,尤其常掛記遠在屏東的外公外婆。「我們家過年過節,都會寫卡片寄給他們。」老人家將兒孫寄來的賀卡,一張張放在酒櫃上,和全家福照片擺放一起。 即使不常見面,字裡行間,是想念、是惦記,是家人之間的情感牽繫。   只是無可避免的,許多事物會隨著時間漸漸感到陌生甚至消逝,卻也更顯珍貴,如同寫字。 「有時候太久沒寫,寫字的感覺會怪怪的。」方序中說,這有點可怕,好像失去了一部分所謂人的感覺。字是有表情的,透過手寫可以傳達情緒,但電腦打字就不行。「看著別人字跡,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情緒,就像難過時,字就不會有結構感,有點空散;生氣時,角會很多,也特別用力。」     近年許多音樂專輯,也常用手寫字作為視覺設計,比起向量字更能表現歌曲的情感及意味。 2013年《回家的路》客語專輯是方序中第一次入圍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,他就是以手寫的概念,傳達在都市打拚的遊子心情。「我先在電腦上打字,再拿一張白紙,邊看螢幕邊描寫字體,寫出來的字看起來笨笨的、很公式,卻能傳遞出在都市化的世界,每個人到最後都失去自己、變成一樣的人。」   關於書寫的設計,兩年前,他替物外YSTUDIO製作的鋼筆信紙組,也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合作。 五款信紙上打凹出不同的線條與圖像,概念是來自於寫字時下一張紙會留著上一張書寫時的筆跡,「這張紙很像是別人使用過的下一張,微微凸起,觸摸到的是溫度、也是傳承。」   筆跡傳遞情感,物品則流露出時間的刻痕。他自己很喜歡使用物外的黃銅筆,手感沉穩扎實,如建築量體的筆身比例,看久了很有韻味,「我用了好些年,現在色澤更霧深了,也更有屬於自己的味道。」     和喜歡的事物一樣,方序中的創作也經常圍繞著溫度與時間,例如今年的「查無此人小花計畫」展,仍舊用自己最擅長的說故事方式,以最貼近的流行樂和當代藝術結合,輕聲地向我們提醒時間的可貴,即使時間看不見,卻可以透過各種形式封存回憶。正如物外YSTUDIO始終透過書寫,帶著我們靜下心去感受,那些我們遺忘或不曾體會的,物品之外的美好價值。   》關於方序中 方序中臺灣中生代平面設計師,現任設計工作室「究方社」的創意總監。 作品主要領域包括唱片包裝、書籍裝幀、主視覺設計、企業識別,近年參與的專案類型也擴及活動策展、商品包裝、裝置藝術、MV 美術等領域。 迄今六度入圍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。  
2019-11-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