購物車 0

手寫凝結時間與情感 微微凸起的筆跡是生活的溫度

05.jpg


中午氣溫狂飆,烈焰的空氣不到兩個小時就被午後的低氣壓籠罩,原本綠意盎然的社區街巷,也抹上低彩度、有些老味道的灰。敲敲工作室一樓大門,音樂從門口流洩,幾位設計師正默默地和電腦螢幕奮戰,這是究方社的工作日常。

剛結束上段採訪,設計師方序中看起來有些忙碌,在空檔之間,他抽空看了其他人的工作進度,叮嚀幾句,然後坐下來喝口水,又恢復他那不緩不急的節奏,立刻進入採訪狀態。


02.jpg


說話慢條斯理,習慣細細思考,對於物品,喜歡舊的、有故事的、有觸感的,方序中的生活與創作,離不開時間和溫度。不喜歡追求便利新穎,腳踏車、筆套、文具,他的身邊都是扎實、沉穩、用了好多年的物品。

「我有很多筆記本,好幾本都已經用到快解體、沒有空白處可寫,但我還是會找角落繼續寫。」習慣拿起筆記下想法靈感,畫圖、畫線、或做出聯想樹狀圖,每本筆記本都畫滿自己一路創作的過程。「舊的東西對我有種安全感,就像書寫一樣。」那是熟悉、是專屬自己,如同用了很久的皮革,擁有獨一無二的質地。


08.jpg


翻找書寫記憶,他腦海中出現的第一個畫面,是當兵時用的白底紅線信紙。

「我這個年紀,當兵應該是最直接碰觸到寫字這件事的時候。」在沒有手機的年代,當兵就像囚禁在一座與世隔絕的孤島,和外界唯一的通訊就是書信。他會到福利社買一本白底紅線的中式信紙,寫下日常瑣事,不忘告訴家人「一切安好」,而家人的書信,也是枯燥壓抑的軍旅生涯中唯一的撫慰。

第二個關於書寫的畫面,則是外公外婆家的酒櫃。方序中與家人感情深厚,尤其常掛記遠在屏東的外公外婆。「我們家過年過節,都會寫卡片寄給他們。」老人家將兒孫寄來的賀卡,一張張放在酒櫃上,和全家福照片擺放一起。即使不常見面,字裡行間,是想念、是惦記,是家人之間的情感牽繫。


01.jpg


只是無可避免的,許多事物會隨著時間漸漸感到陌生甚至消逝,卻也更顯珍貴,如同寫字。「有時候太久沒寫,寫字的感覺會怪怪的。」方序中說,這有點可怕,好像失去了一部分所謂人的感覺。字是有表情的,透過手寫可以傳達情緒,但電腦打字就不行。「看著別人字跡,可以感受到對方的情緒,就像難過時,字就不會有結構感,有點空散;生氣時,角會很多,也特別用力。」


07.jpg


近年許多音樂專輯,也常用手寫字作為視覺設計,比起向量字更能表現歌曲的情感及意味。2013年《回家的路》客語專輯是方序中第一次入圍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,他就是以手寫的概念,傳達在都市打拚的遊子心情。「我先在電腦上打字,再拿一張白紙,邊看螢幕邊描寫字體,寫出來的字看起來笨笨的、很公式,卻能傳遞出在都市化的世界,每個人到最後都失去自己、變成一樣的人。」


03.jpg


關於書寫的設計,兩年前,他替物外設計製作的鋼筆信紙組,也是一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合作。五款信紙上打凹出不同的線條與圖像,概念是來自於寫字時下一張紙會留著上一張書寫時的筆跡,「這張紙很像是別人使用過的下一張,微微凸起,觸摸到的是溫度、也是傳承。」

筆跡傳遞情感,物品則流露出時間的刻痕。他自己很喜歡使用物外的黃銅筆,手感沉穩扎實,如建築量體的筆身比例,看久了很有韻味,「我用了好些年,現在色澤更霧深了,也更有屬於自己的味道。」


04.jpg


和喜歡的事物一樣,方序中的創作也經常圍繞著溫度與時間,例如今年的「查無此人小花計畫」展,仍舊用自己最擅長的說故事方式,以最貼近的流行樂和當代藝術結合,輕聲地向我們提醒時間的可貴,即使時間看不見,卻可以透過各種形式封存回憶。正如物外設計始終透過書寫,帶著我們靜下心去感受,那些我們遺忘或不曾體會的,物品之外的美好價值。


06.jpg


》關於方序中

方序中臺灣中生代平面設計師,現任設計工作室「究方社」的創意總監。
作品主要領域包括唱片包裝、書籍裝幀、主視覺設計、企業識別,近年參與的專案類型也擴及活動策展、商品包裝、裝置藝術、MV 美術等領域。
迄今六度入圍金曲獎最佳裝幀設計。


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