物外新品上架嘍!單筆消費滿980元(含)以上,即享免運優惠。
購物車 0

策展就如同手寫情書 想打動人心就必須先懂得說故事


「我的字超好看的。」突如其來的一句話,引來眾人的爆笑圍剿,畢竟很少人在初次見面,便很有自信地宣稱自己的字跡很美。

戴著黑框眼鏡、下巴留著一圈招牌鬍鬚,雜學校校長蘇仰志咧嘴笑著,一邊不服氣地拿起桌上的鋼珠筆,想用行動向我們證明。寫了一行字他有點不滿意,又認真地再寫了一次,果然,字很美。

 


說到字美,他開始自曝很會寫情書的過往。虧自己小時候就胖,幸好字跡好看,國小四年級時就會傳紙條給班上喜歡的女生,而且無往不利。他開始傳授情書秘訣:

「寫情書就像是說故事,不能劈頭就說我很喜歡你,要有鋪陳、起承轉合,才會被感動。」

「這就很像策展,把嚴肅的議題,用有趣的溝通方式傳達,其實雜學校展的概念也是這樣來的。」

原來策展和寫情書一樣,透過文字,說上一則好聽的故事,就能打動人心。


雖然現在不用再寫情書,他仍舊習慣用自己喜歡的筆,記下待辦事項、隨想靈感,也會親自寫卡片給重要的人。寄給對方的感謝卡、邀請卡,蘇仰志都會字字斟酌、親筆書寫,對他來說手寫的意義,很有份量與價值。

「同理心吧,如果是自己收到手寫的卡片,就一定不會輕易丟掉。」

因為珍惜,他將過去至今所有重要的信都細細收藏起來,偶爾重新翻開,就會帶著自己回到當時的心情。


他回想在成功嶺當兵時,接到一封來自父親的信。

「這是有生以來爸爸寫給我的第一封信,很開心也很害羞。」

如同典型的東方父子,蘇仰志和父親之間,很少有機會面對面表達關心,或許因為心疼兒子當兵的辛苦煎熬,透過書寫,讓從來不曾說出口的情感好好地表露。

這一封信,蘇爸爸寫了整整四頁的信紙,工整的鋼筆字跡,一字一句是對兒子滿滿的關愛。

「父親從來沒有跟我講過那麼多話,熱淚盈眶的看完後,才明白父親真的很關心我。」


自己有了小孩後,蘇仰志更珍惜與兒子的相處,亦進而開啟他對教育的深刻思考。

四年前創立雜學校,蘇仰志就是希望跳脫制式思維,用好玩的方式實踐對教育的想像。所以即便是「學寫字」,他都可以找到好玩的方式。他將書房四周貼滿白報紙,和兒子一起脫光衣服,用身體寫字、作畫,「因為我希望書寫是多元的,身體、各種物品都可以當作寫字的工具,就像是雜學的概念,就是用各種探索,打開想像。」


「文字不只是文字,更乘載著文化。」

蘇仰志認為,就像是物外設計所強調「文字的重量」,寫字不僅是溝通工具,同時也訴說執筆之人書寫當下的思緒與情感。這種細膩的感受,也反映在他對筆的重視。

「我很注重筆尖接觸到紙時的重量感與流暢度。」

而物外的平衡系列,結合黃銅內管於筆身,讓握筆的重量恰如其分,書寫時也更具沉穩感。他也經常送筆作為禮物,希望在這越來越少人提筆書寫的時代,還能透過一只雋永的黃銅筆,繼續傳遞文字的價值,好好感受生活的細節與溫度。


剛剛結束熱騰騰、首次舉辦的「雜學青」展,蘇仰志的感想是有點瘋狂、但很好玩,不過也承認距離理想值還有一段差距,「但就是一次嘗試,不去做,又怎麼知道結果會怎樣?」勇於追求信念,是雜學校的精神,也是物外設計對於書寫的堅持。

不要去想未來,努力當下就好,勇敢追尋自我的價值,就能發現生活本身最有趣的地方。  

8R1A3400.jpg


》關於蘇仰志

有點胖有點幽默,創業六次失敗依然堅持做夢的斜槓大叔,
江湖人稱地瓜校長,因為創立了一所不太乖的全民學校-「雜學校」。 
學習狂熱份子,擅長登高一呼,
然後勇敢行動實踐系統以外的各種創新。
篤信可以用藝術解決社會問題,
創造最大化的社會影響力進而推動變革。
長期投身文化經濟、教育創新,社會設計、品牌行銷等相關策展與跨域整合。


上一頁 下一頁